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 | 新时汽车网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文 | Dedee

  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正式出炉。

  都说今年的富人榜数据,可以看出什么是真正的“后浪拍死前浪”――2020年,中国最壕的前500人中,有高达96人产自互联网+时代特有的TMT(科技、媒体、通信)行业,占据了总人数的近1/5。

  而前50名壕中之壕,做TMT、金融、商业服务和能源等相关行业的,更是接近半壁江山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TMT这一后浪,绝对是这两年的创富引擎。

  不过,基本也能归入TMT后浪的新造车……却是真真切切的无比惨淡。

  比如,新造车后浪上最尖儿的那两朵浪花――李斌和何小鹏,今年彻底跌出了500富人榜。而在去年,这两位分别以64.8亿元和53.1亿元,跻身389位和452位。

  虽然比起自主品牌的造车大佬们,两人2019年时的财富也不算多(搞得好像自己钱比他们多一样大误),但两人好歹代表着新造车的后浪们上过榜了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其实,也不能全怪新造车后浪不给力。今年我大车圈跌出500富人榜的,何止李斌与何小鹏这两位。

  比如拥有隆鑫摩托的涂建华家族。从2017年的279名,2018年的383名,去年的480名,到今年直接跌出富人榜;其资产也从2016年的150亿元缩到去年的47.9亿元人民币,再到如今不值一提。

  最惨的还要数拥有小康股份(601127,股吧)的张兴海家族。2017年还在102名,前年和去年也都在200名左右徘徊,拥有财富110.5亿元人民币,今年……直接消失不见了。

  其他几位与整车制造有直接关联的500强富豪,今年的名次几乎都是大幅下跌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上个月刚嫌弃富豪榜无聊的李书福,从18位跌倒39位,一年内财富减少近百亿,从582.4亿元跌到498.8亿元人民币。

  比亚迪的王传福从63位跌倒106位,财富从261.4亿元略微缩水到244.9亿元人民币;另一位创始人夏佐全,则从303位跌倒了485位,今年财富只有65.9亿元,连李书福家的零头都不到。

  曙光股份(600303,股吧)的张宏亮家,从130位跌到213位。作为大东北自主整车品牌的唯一上榜者,他家的财富一年内缩水近16亿元,目前为139.9亿元人民币。

  依旧在延续父亲造车梦,造得无声无息的鲁伟鼎,这几年的排名也是一路下滑。从2017年和鲁冠球一起跻身第37位,一路跌到今年的第135位;财富也从329亿元,一路缩水到205.7亿元人民币。

  开搞恒大新能源的许家印,虽然连续三年蝉联第三,但相比2018年时的第三,资产缩水了300亿元人民币――不过,300亿似乎对于许老板根本不算啥。记得2019年初,他曾为了造车,29天豪掷了103亿元人民币。

  拥有观致的姚振华家族,在15名左右晃了起码三年,财富倒是稳中有升,从2018年的676.4亿元,涨到如今的883.5亿元人民币。

  可见,还是既会炒股又有大把地的人最稳!

  今年唯一双阳线的车企富豪是“时尚先生”魏建军,从2019年的第108位攀升到第88位,财富也增长了100多亿元,现为285.2亿元人民币。

  真有点担心美的集团何享健家族和方洪波,非要赶在2020年这个寸劲儿踏入新造车这个是非地。

  目前他们一个排名第6位,一个排名第396位――总感觉到明年,排后面的那位很有可能会和李斌、何小鹏一样,彻底消失于500富人榜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不过,那些与汽车尤其是新造车产业有关联的500强壕,今年的名次倒是只涨不跌。

  最有名的无疑是宁德时代(300750,股吧)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旗下“四大金刚”,曾毓群、黄世霖、裴振华和李平,都排在前300名。曾毓群更是用短短三年时间,从2018年的第728名跃升到如今的第28名,财富达到608.1亿元人民币。

  搞汽车玻璃的曹德旺和李贤义两家,排名分别从去年的第242和第167位,跃升到了第174和第111位,资产分别上涨了70多亿和100多亿。

  就连割美国韭菜被反噬的陆正耀家族,也比去年只涨不跌――从2019年的第498位提升到今年的第428位。

  同样大幅提升的,还有做汽车销售的黄毅和李国强(中升控股),做车灯的周晓萍(星宇股份(601799,股吧)),做汽车照明电子的柯桂华家族(科博达),做汽车减震和隔音产品的邬建树(拓普集团(601689,股吧)),做汽车零部件的张道才家族(三花智控(002050,股吧))和王苗通/王一锋(世纪华通(002602,股吧)),做汽车内饰的姜银台/姜明(岱美股份(603730,股吧)),做汽车4S店的叶帆家族(美东汽车)等等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不过,最值得人刮目相看的还要算小马智行创始人――34岁的楼天城。他以71.8亿元的身家,首次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,排名第437位。

  他让成立不到四年的小马智行,目前估值达到30亿美元,成为国内目前吸金力最强、估值最高的无人驾驶类“独角兽”,正式越过常年高调常年哭穷的李斌和何小鹏。

  或许,这能给李斌和何小鹏们一些全新的思路――既要投入充满理想主义的造车浪潮,又要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财富,要么先搞相关产业,顺便再弯道造个车?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不久之前,李想曾发表过关于新造车市场的“存活论”――虽然汽车市场足够大,但难度也特别高,上百个新造车企业如果最后只能活下来三家,理想汽车努力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家,而他希望身边的战友是蔚来和小鹏。

  的确,相比曾经风光无二,如今靠破产重组过活的贾布斯;过去的“新造车之光”,如今在量产路上沉沉浮浮的拜腾;以及一大票工资发不出,在破产边缘反复挣扎的博郡游侠前途等众后浪们……李斌与何小鹏是极少数能坚持下来,不断为自己的造车理想主义付出与买单的新造车后浪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去年,为了“宠溺”车主,大力满足其充电及升级需求,蔚来被不断爆出资金缺口填不上,手下们纷纷或被裁或离职,股价跌跌不休。

  同样是去年,有媒体爆出何小鹏一听到员工叫他“何总”就自罚5000元人民币。年底,他更在接受访问时明确表示,“不能帮助跟随自己的员工买车买房很痛苦”……

  甚至媒体们对蔚来或李斌的前缀描述,不是“最惨”就是“更惨”。

  而今年,蔚来的各类融资计划接二连三的柳暗花明。尤其是今年4月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尘埃落定,并获得70亿元战略投资,是继蔚来IPO以来最大的一笔融资。

  小鹏也依托广东福迪,正式拿到了汽车准生证,并顺理成章地上市了续航超过700公里的P7。

李斌何小鹏都跌出500富人榜了,你还说造车不是理想主义?

  两位为了自己的理想主义,曾熬过了几多辛酸,未来还能熬过几多辛酸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  何小鹏说过:“造车太难了。”

  李斌曾说过:“没有 200 亿别想造汽车。”

  今年,他俩都没上榜,没人知道他俩还剩多少钱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autocarweekly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转载文章,作者:新时汽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5-5115-904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izhany@sina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