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杏环球资本张峰:汽车行业跃上景气周期,电池、整车增速“最陡” 但短期偏贵 | 新时汽车网

银杏环球资本张峰:汽车行业跃上景气周期,电池、整车增速“最陡” 但短期偏贵

记者 | 李健

因为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环绕,时间和耐心成了投资者的焦虑所在。对此,银杏环球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张峰表示,要把时间作为变量,从“终局”角度给企业价值做出定性判断。

张峰看好中国科技,尤其看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。他举例说,新能源汽车的“终局”(保有量占比)会从现在的3-5%提升到30-40%甚至50%以上。在这个过程中,电池、电子元器件领域将出现指数级增长的机会。整车方面,他看好特斯拉。他提醒说,这些领域的龙头包括特斯拉的估值都不便宜,投资者可以等一等回调再行介入。

在不确定性的世界中

重心放在长期成长的核心资产上

《红周刊(博客,微博)》:4月份时,您给《红周刊》写过一篇署名文章,提到“全球经济是一间纸牌屋”,您认为,目前中国经济和A股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什么?

张峰:我提到纸牌屋这个比喻,是因为经济的构架层层叠叠,底层有很多基础性变量,但这些变量常被忽略。当基础变量发生变化,整个结构就会“晃动”。比如3月份的油价暴跌,对很多企业造成了直接影响;利率作为更基本的变量,其不断下调也给经济带来了很多影响。

现在中国经济和A股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什么?我认为,未来的不确定性分为两种,一种是我们看不见的,需要随机应变的,比如疫情。另一种是我们已经见到的,如中美问题。

目前,日本和欧洲实行负利率,等到未来这些“超发”的货币退出的时候,企业相对会比较痛苦。这会给全球经济、全球资本市场带来冲击。超发货币会引发通货膨胀,对投资人来说,本金可能会面临亏损。所以,当下应该把资产放在长期成长的核心资产上。

《红周刊》:您是怎么来面对不确定的未来的?

张峰:在投资中有两种面对变化的态度,一种是把重点放在不变的东西上,即我们通常说的可以穿越周期的企业,这样的企业在变化的世界中很稀缺。

另外一种心态是利用变化。比如消费领域近几年的一个变化是,新增流量来自于年轻人、互联网和直播。销售主体从经销商、夫妻店转变为电商总部直接发货。这顺应了一个最基本的规律,就是消费品以更低的成本、更高的效率和更高的客户满意度来做销售。我们既要看到消费品底层规律没有变化,也要能够预判品牌方式、营销方式、渠道方式的变革。

我们也看到一些大型公司没有尊重这个规律,忽略了营销方式的变化。

所以,越是理解世界不变的趋势,越知道其中一定有变化的形式,而这很多时候意味着投资成与败的区别。所以我们要敬畏它、要理解它,最好能够通过研究和洞见去预判它。

要把时间当作变量

从“终局”测算企业价值

《红周刊》:您一直看好中国科技的发展,具体关注哪些细分领域呢?

张峰:我可能没办法一一列举了,但我们看好科技领域内有指数效应、有产业“瀑布机会”(产业向头部公司聚集)的行业。我们也看好具有七种护城河类型之一的核心资产。

举例而言,我们看好新能源汽车产业,因为我们看到了一个“终局”: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占比,会从现在的3-5%提升到30-40%甚至50%以上。这背后有环保的原因,有新型驾驶体验乐趣的原因,也有效率和成本改进带来的性价比提升的原因。我们乐于看到这样的“终局”。我们非常看好新能源电池、电子元器件的机会,它们有指数级的增长机会。

《红周刊》:您在科技领域的投资期限一般是多久?又怎么寻找未来3-10年的伟大公司呢?

张峰:我们一般不预设科技领域投资期限,因为每个行业能够看到的确定性增长期限都不一样。我们都希望抓住增长3倍或5倍的企业,但这个涨幅在不同行业内所需的时间不同。我们之前在投资电商领域时,遇到过几个月就翻倍的股票,也在其他行业内遇到过3年才上涨2倍的企业。

我们把时间当作变量,从“终局”来看空间,然后从模型来定胜负,这是我们投资科技企业的三个核心要素。在投资科技企业中,单纯地看静态市盈率是不能很好给企业估值的。

《红周刊》:那您怎么给科技企业估值?

张峰:科技公司的价值和传统企业一样,都依赖于现金流折现的价值。现金流折现的价值来自于产品创造的消费者价值,或因企业护城河而锁定的利润的预估。当然,这背后跟企业资产是否足够轻、资产回报率是否够高有关系。当你对这些变量都了解后,你就能对企业的现金流折现做出一个粗略的、定性的判断。比如,当看到产业的“终局”和赢家后,你可以考虑给企业“终局”做一个现金流估计,再折现回来,就是对于企业价值的判断。

未来几年汽车行业逐级回暖

电池、整车正跨入景气周期

《红周刊》:您刚才提到新能源汽车,您如何看待2019年中以来汽车销量的断崖式下滑,以及5月份首次同比正增长的情况?

张峰:这是一个好问题。汽车是一个耐用消费品大件儿,2019年以来,因为经济结构的调整、居民可支配收入减少、对未来生活担忧等因素,使得居民买车更加谨慎。今年5月份的乘用车销售同比出现上涨,首先是居民买车的需求还是有的,在疫情过后,也有报复性消费的心理,所以乘用车销量回归到同比正增长。

我对汽车行业走出困境很有信心。汽车的需求有一个周期性走势,随着老车的报废,汽车产业本身也有更新、替换的刚需。新能源车方面,随着特斯拉Model 3的热销,新能源车的价格更被大众所接受。而且各个主流的车厂都在为新能源车积极备战,预计未来1-2年,我们会看到不少有吸引力的新车型出现。我对汽车产业未来几年,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的回暖抱有信心。

《红周刊》:新能源车产业链方面,包括电池、整车、自动驾驶、以5G为代表的通信等,您会在什么时点选择什么样的主攻方向?

张峰:这也是个好问题。从产业渗透曲线来看,从5%渗透到20%这一阶段的风险相对可控、成长性也更好,是我们的主攻方向。目前来看,在技术领域比如电池,其渗透率正在经历拐点,整车也是。但自动驾驶领域,我们可以数一数街上100辆车中有几辆自动驾驶?目前几乎看不到,所以还在很早期的阶段。

《红周刊》:当前电池和整车的龙头企业的估值,是不是有点高了?

张峰:短期看有些高,但另一方面,我们要看到这个产业还有多少成长空间,这就是我说的,科技股投资要从“终局”看空间。

我们判断,新能源电池至少还有三个长期的推动力,首先是新能源车在全球的销量会进一步提高,也带动新能源电池的销量增加。第二,我们不仅需要驾驶的方便和乐趣,还希望空调能更实用,这也会增加电池的需求。第三,电池市场的份额越来越集中,这会给规模最大、最有优势的企业带来成长加成。这三项叠加,我认为电池企业的长期成长性是可以预期的。

当然现在的估值我们认为并不便宜了,看PEG短期一定是透支了。但如果企业成长性能够持续,目前这个价格是可以享受未来收益的。但短期我们也提醒大家重视估值不便宜的特征,可以耐心地等待一下。

对比特斯拉的“伟大”

本土同类车企难言“优势”

《红周刊》:您怎么看特斯拉,它是伟大公司吗?

张峰:我认为,特斯拉已经是一家具有颠覆性的伟大公司了。它的产品在改变一个产业,改变我们很多家庭的生活。而且品牌已经是它的核心商业壁垒。在一个品类兴起的时候,特斯拉通过先做高端跑车车型,再建立大众车型战略路径,做出了一个高端又具有先锋性质的品牌定位。我认为,这个定位是成功的,即使在2009-2019年特斯拉面临最大的生产危机的时候,这个品牌的价值也一直存在。

《红周刊》:目前特斯拉市盈率(TTM)超过1200倍,对此您怎么看?

张峰:估值测算比较复杂,因为特斯拉未来还有很多变数。如果我们只是对它现有业务和看得见的商业模式进行估值,可以给它一个成长性的估计,然后做一个判断。

但我们认为,长期来看,特斯拉真正的价值大概还依赖于几个战略变量。首先它能否进一步加大软件化比例,像苹果电脑、手机一样,提供更多独有的应用功能,这将决定特斯拉是否有价值增加的过程。至于后面能不能通过共享经济,让整个社会有个更高的汽车使用率,让特斯拉从中获得一定的价值分配,我觉得那是一个更远的话题。所以在不确定性环境下,我们倾向于认为,还是在特斯拉相对被低估、被错判的时候买入,更有安全边际。

《红周刊》:特斯拉正在上海扩产,相比之下,国内的新能源汽车有多少比较优势?

张峰:优势不明显。电池整车正在涉透率快速提升阶段。

之前我们认为,国家政策可能会对国内新能源车企有倾斜,但今天来看,政策对有所车企一视同仁,这个时候国内新能源车企要想办法,在成本、效率、创新方面做出差异化,更贴近本土用户的需求。我们期待中国最优秀的新能源车企,能够像其他领域一样找到中国本土的优势,奋起直追。

(本文已刊发于6月13日《红周刊》,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红周刊》立场,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)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转载文章,作者:新时汽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5-5115-904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izhany@sina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